第104章 韩丽莎怀孕了(1 / 2)

婚劫 猫小菜 6274 字 6天前

我紧紧抱着她,好像整个神经都被他操控了,说不出的愉悦从身体每个毛孔涣散而出,最后一切统统归于平静。

许久之后,他醇厚的声音传来,“弄疼了吗?”

我浑身泛着红晕,羞涩的摇摇头,“真对不起,总是让你担心。”

他亲吻我,可是脸上却是歉疚的神色,幽暗的眼神深了又深,声音沉沉的,“是我没有保护好你,末言,你知道我看见你狼狈不堪时候的心情吗?我恨不能直接杀光所有人,带着你远离这些是是非非。”

他的下巴摩擦着我的头顶,从他紧紧抱着我的力道还能感受得到他的痛苦。我软软的摊在他怀里,不停的安慰他,“我没事了,已经没事了。”

我欣慰这个男人对我的信任,却更懊恼自己的愚蠢,一而再再而三让他担忧。

我在家休息了两天,难得碰上个大晴天,阳光格外好,我打算去趟菜市场。岂不想,刚走出小区,我就碰上在外面徘徊进不来的韩丽莎。她一袭大红色性感长裙,化着浓妆,跟原来清纯的模样大不一样。

看见我,她马上抬脚过来,“徐末言,你给我站住!”

我站在那里,看着她怒气冲冲朝我走过来,淡漠开口,“韩小姐,有事吗?”

韩丽莎一脸狰狞:“你马上离开容柯,如果你不想害他,现在就跟他离婚!我告诉你,你跟他在一起,只会害了他!”

“那也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,用不着旁人指手画脚。”我挑挑眉,不客气的说,“何况,爱一个是希望他幸福,而不是掠夺。恕我直言,韩小姐,你爱的不是容柯,只是你自己。你不甘心容柯不要你,所以才会这么执着……”

“你闭嘴!我爱容柯,你懂什么?”韩丽莎刺耳的声音传来,咬牙切齿的说,“你真要希望容柯幸福就更应该离开他,我告诉你,我爸已经出手了,如果容柯不娶我,那他只能身败名裂。而他落得这种下场的原因是你,都是因为你这个狐狸精!”

我心里咯噔一下,想起上次韩知遇的警告,看来他是认真的。不过容柯告诉我不用担心,我应该相信他的。

我笑起来,反问道,“这就是你爱容柯?眼睁睁看着你父亲因为你的自私而伤害他?如果是,那我更不可能离开他,因为你配不上他。”

“你算哪根葱?也配评价我?”韩丽莎咬牙,我反而心定下来了,认真的看着她说,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只要容柯不松口,我就绝对不会离开他。即便你们后台再硬,也别想拆散我们。”

“天真!”韩丽莎突然笑起来,狰狞的有些可怕,“徐末言,你知道容柯的真实身份吗?你知道他身份如果暴露会有多危险吗?你以为他堂堂一个国际战神,为什么会屈居于这个小的一个城市?你对他了解多少,你就能口出狂言?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!”

她的问题彻底把我问蒙了,我只知道他是容柯,知道他背后效力于军部,再多别说是知道,我听都没有听过。

仿佛我的呆愣取悦了韩丽莎,她一下子就趾高气扬起来,鄙视的看着我,“你口口声声说爱容柯,却对他的事情一无所知,而他也没有把一切告诉你的意思,这说明什么?说明在他心里你不是完全可以信赖的,说明你的爱情只是自以为是。”

不得不说,她的话确实伤了我,如果她说的都是真的,除了容柯不信任我之外,还有什么解释能说得清楚他不肯跟我透露他的真实身份?可又不对啊,他都已经把叶将军介绍给我认识了,怎么可能对我不信任?如果他对我真的不信任,根本不会和我透露半点内容。

“所以我劝你啊,不要再做白日梦了,你根本走不进容柯的心里,更接触不到他的世界,你们就不是同一类人,如果识相,在容柯最在乎的时候离开,指不定他以后还能多想起来你几次,可等到他发现你们不适合的时候,那你就只剩下哭的份。”

她说的笃定,而我只是定定看着她:“你用不着对我危言耸听,我和容柯的感情不是你三言两语就能挑拨的。有这时间,韩小姐不如多关心关心自己的终身大事,别围着有老婆的男人瞎瞎操心了。”

“你!”韩丽莎脸色一沉,愤恨的瞪着我,不过很快就笑了,不无讽刺的说,“果然是贫民思想,一心只想飞上枝头变凤凰。徐末言,抛开容柯军方的身份,你觉得你跟他的家世背景匹配吗?他跟你在一起,短暂的欢愉可以不在乎背后的一切,可以后呢?”

顿了顿,她笑得恶意,“回归生活,你们总是要面对我们这个圈子,面对我们这个阶层的,你觉得以你的身份会被上流社会接受吗?你根本就没有经历过什么叫被整个圈子排斥,永远也不会懂那种感受。说明白些,你跟在容柯身边,只会拖累他,让他跟你一样成为笑话,他那样一个人,你舍得吗?”

我哑口无言,虽然她的话很刺耳,可某些方面却是事实。我接触的上流社会不过,大多都是傲慢的,而且泾渭分明,骨子里就看不起他们圈外的人。

我以前只是觉得容战过分,容夫人可恶,可他们何尝不是代表了上流社会的那个圈子?容战是最明显的,而容夫人,通过见不得光的手段进了上流社会,可依旧被排斥,因为从根基上就不是一类人,这么多年也没有被认可。她疯狂地打击异己,想要一个孙子,不外乎是为了巩固地位,让别人看得起她。

那个圈子,不吃人,却比吃人的圈子更可怕。

韩丽莎说:“容柯如果永远只是待在这个小地方,那你跟他在一起没关系,大可以继续你们掩耳盗铃的幸福。可很快容柯就要离开了,他不再拘泥于这里,他终于要重出江湖了,到时候你除了连累他,对他没有半点帮助。相信我,面对真正的容柯,你只会自卑的想要逃开,你们不会幸福的。”

她的话尖锐而赤果,我只想着自己配不上容柯,没有深究她话里所谓的“重出江湖”,一直到她离开我都没有回过神来,真正的容柯,那是什么样的他?

我没了买菜的心情,回到家里,一个人呆呆愣愣的坐在沙发上,直到门铃响了,我才反应过来去开门。

狗腿儿拎着大包小包进来:“小嫂子,我中午要在这里蹭饭哈,吃火锅好不好?”

“好,我洗菜。”我有气无力的接过她手里的菜就往厨房走,到现在我心情还有些复杂,洗菜的时候心不在焉,就连狗腿儿这么大大咧咧的人都看出来,小心翼翼的问,“小嫂子,你有心事?”

“嗯?”我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,有这么明显吗?

她摇头:“你别骗我,你今天实在是太反常了,方便的话可以告诉我。闲着也是闲着嘛,我们聊聊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