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章 内外忧患(1 / 2)

庶嫁 北有 1985 字 14天前

以前顾安宁就中过毒,她身子本就比不得其他的姑娘。

一听说顾安宁中毒,顾高氏心里越发愧疚,也更怨恨柳姨娘。若非柳姨娘使的一手狸猫换太子的戏码,她亲生的姑娘又怎当了庶出来养。

若是如此也就罢了,那柳姨娘本就与她不合,自家姑娘养在她膝下更是没好生待她。

顾高氏心里发恼,大夫给顾安宁把脉后开药方,随后又说道:“夫人,这九姑娘的毒已是入体好些日子了。如今老夫也只能开方子给她压制体内毒性,带压制住了,这才能慢慢解毒诊治。”

“这期间,九姑娘更是要忌动怒,心悸。要不然,一旦动怒引了毒发,那.....”

“你这庸医,只管让安宁忌讳着忌讳那的,你倒是赶紧想法子开了解毒的药方,光是压制有何用?”顾高氏当场指着这大夫怒骂了起来。

徐妈妈看着夫人大动肝火,连忙朝大夫使了个眼色让人赶紧开药方去。

待人出去,这厢扶着顾高氏落座下来,宽慰道:“夫人别伤了身子,大夫不说现在先压制住姑娘体内的毒素。这大夫不成,咱们便去请太医院的太医过来诊治。”

“这还有何成不成的,徐妈妈你赶紧只会人去找了太医院的太医过来,这里路途遥远,可要让人快马加鞭去请人才好。”只是一会的功夫,顾高氏面色便憔悴了许多。

顾安宁晕了过去,整个人浑浑噩噩,在梦里又是梦见了昔日所梦见的事儿。

哪怕是大夫开了药方让她服用,脉象逐渐平稳下来后,也是迟迟不见着人转醒。

从京城到启州,哪怕是快马加鞭,来回也得半月有余。

苏锦被人请来医治青釉,青釉气若游丝想要医治她,尽管苏锦医术十分有造诣,也是悬着一颗心的。

这厢也没工夫去替顾安宁把脉,毕竟青釉一只脚都已经踏入鬼门关了。

接连下来数日,苏锦衣不解带的在屋内替青釉施针。